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舒伯特委婉的小夜曲,似一縷清香漂浮在房間的所有角落,我慵懶地翻閱著《宋詞》。手機又響起了短信鈴聲。 自打那位神通廣大的朋友,幫我花大價錢買了這個尾號是5257的手機號以來,幾乎每一天,我都會在相同的時間,收到一條來自同一部手機的短信。 短信的問候總是那樣的溫馨。情深意切的傾述,表達著只有戀人才有的思念之苦。就連瑣碎事情的訴說,也透著綿綿的情意。短信中的語氣歡快、溫柔,用語優雅、準確。 從短信的內容和語言,我看得出,發短信的人是一位大學即將畢業的年輕女孩。 在收到她的第一條短信的那個晚上,我一方面暗自發笑,這麼私密的短息也能發錯,這該是一個何等粗心大意的女孩呢?另一方面,我的內心也未免充滿了諸多的好奇。 我這樣回復了她的短信:“小姑娘,麻煩你發短信先看清號碼,免得浪費了你的柔情蜜意呦!” 然而,奇怪的是,充滿情意的短信還是按時照發不誤。 那就任由她發吧,畢竟在每天晚上,一邊欣賞優雅的音樂,一邊看著女孩子發來的情愛短信,對於我這個"奔三"的單身大男孩來說,至少不是件很糟的事情。 久而久之,我似乎已經習慣了她的短信。 有一天,我的手機忽然收到了約我去與她見面的邀請短信。 懷著頗為複雜的心情,我如約來到了電話裡說的那個咖啡店。 我用眼睛掃遍了咖啡店裡每一個角落,除了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在喝咖啡之外,並沒有見到任何女人的身影。 當我正要轉身離開時,那位唯一的咖啡客卻站起身來。 “您的手機後四位號碼是5257嗎”? “是,您是?” “我就是約您的那個人”。 難道就是眼前這個五大三粗的老男人,每天準時給我發那些情意綿綿的短信?我頓時噁心得要吐,玩笑開得太大了吧! 他看出了我的不解與憤怒:“小伙子,別急。那個一直給您發短信的姑娘是我的女兒。” “那個5257的號碼,曾經是我女兒男朋友的手機號,那是他為了紀念跟我女兒戀愛三週年花高價買的號碼,說那是他的誓言。” “不幸的是,後來他卻因為車禍,撇下我的女兒走了------。而我那癡情的女兒,卻從此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整天呆在房間裡,一遍又一遍地翻看著那些映照著他倆三年快樂戀情的照片。到了晚上,她就會按照他倆三年來的習慣,給他發一條短信,然後才能安然入睡。至於這個5257的號碼,是怎麼到了你的手裡已經不重要了。” 聽女孩父親說完事情的始末,我唏噓不已。而他接下來的話更讓我驚訝。 “我今天之所以請您來,一方面是向您說明情況,為我女兒給您帶來的麻煩向您道歉。另一方面,我也想請您幫個忙。麻煩您接到她的短信後,不再以沉默相對,您是否可以這樣------” “那樣是不是對她太殘酷了?”我聽完他的話,有所不解地問道。 “我已經為女兒請了台灣最有名的心理學家張教授,為她做治療。我求您這樣做,對她的治療是有利的,希望能幫忙。” 面對這樣用心良苦的父親,我選擇了承諾。 從那天起,我依舊每天接收女孩發來的短信。所不同的是,我開始回復她。當然,內容都是對她洋溢在短信之中的柔情蜜意加以果斷回絕,編織著各種胡說八道的理由,明確的告訴她:我要與她分手。 而此後每個寧靜的夜晚,我都要含著眼淚看她的短信,接受這個癡情女孩憤怒的責問、聲淚俱下的哀求、甚至是無情的咒罵。 無論於我還是於她,這該是何等的殘酷!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我誠實地履行著自己對女孩父親的承諾。 終於,女孩的短信漸漸的開始減少。直到後來,我沒有了她的短信。 而此時的我,卻有一種惘然若失的感覺。那個女孩現在究竟怎樣了呢?一種莫名的思念,開始糾結在我的心頭。 為了妥當起見,我專門買了一張SIM卡,用這個新的號碼,忐忑地給她打了一個電話。 我聽到的卻是:這個號碼已經停機。 夜依然是那樣的寧靜,飄蕩在房間裡的舒伯特小夜曲,似乎在詮釋著什麼叫寂寞。除了品嚐寂寞,今夜的我還能做什麼呢?(完) 文章來源:玩學堂的BLOG |雕刻幸福時光 | 心 齋 |Dadawa的BLOG | 天津譚汝為BLOG |“靜”觀其變 | 老徐的BLOG |袁啟清的BLOG | 唯有火硝的BLOG |游刃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6 Reads)
愚者錯失機會,智者善抓機會,成功者創造機會。機會只給準備好的人,這準備二字,並非說說而已。   1.人人都有自己很難改變或者說是不想改變的性情,也犯不著為了職業發展,生生強迫自己來接受一些並不是很好的東西,例如陪著領導賭錢之類,良好的職業發展前提必是以你個人的興趣所在及性情所能接受的範疇內。千萬不要委屈自己,一些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勉強自己去做也沒多大意思。   2.意大利著名畫家阿馬代奧·莫迪裡阿尼有句名言:人有兩隻眼睛,一隻觀察周圍的世界,一隻觀察自己。人要清醒地看待自己和身邊的環境,看待自己就是客觀地看待自己的長處與短處,知道自己在那些方面存在欠缺,以及相關的彌補方式。當然,這個彌補方式有很多種,如果的確是彌補不了,那也沒什麼,完全可以用強化其他方面的特長來掩蓋。   3.在一個企業裡等待成長的時間成本太高。只有跳槽才能實現質的飛躍,跨越性的飛躍,不斷更換新環境,能非常有效地鍛煉自己的環境適應能力和應變能力。   4.以商品化的運營發展意識來規劃自己的職業發展生涯,注重打造自己核心競爭力,這才是自己在職場上的立足之本。每家企業之所以能生存下來,也有這家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花點力氣,把這點東西學到手,變成自己的東西,這才不虧。在尋找新東家的時候,同樣要考慮新東家多大程度上要你發揮你的核心競爭力,同時,在新東家家還能學到多少東西,或者是能強化你的核心競爭力。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18 Reads)
繼「滑板」、「保齡球」之後,「直排輪鞋」可說是近來最受人歡迎的休閒運動。 「直排輪鞋」之所以老少咸宜,迅速成為台灣人運動的新寵,追根究底,就是在於它可因地制宜,不太會受到場地限制,而其最大的附加功能卻是卡路里燃燒、窈窕下半身曲線,可溜出細腿纖腰的好身材呢! 據瞭解,直排輪鞋的運動效果僅次於游泳,倘若您溜得夠勤、夠炫的話,其瘦身功能更不在話下。因為,直排輪鞋運動的部位包括:手臂、腹部、腰部、腿部等,幾乎全身都運動得到。 直排輪鞋塑身教戰守則: 1.務必穿戴護具(手掌、手肘、膝蓋、頭盔等),以防摔倒時所造成的傷害。當您覺得快要摔倒時,將身體重心往前傾,並將重心往側一邊壓放,然後膝蓋彎曲,另一隻腳往後彎,手掌面朝下,讓前膝蓋先著地,後腳膝蓋接著落地即可。 2.從事直排滑輪運動時,應讓雙手臂自然前後擺動,並強化腰部左右回轉的力道,且盡量讓腿部施力前進、驅策、伸展或煞住停止。 3.每天只要溜三十至四十分鐘即可,溜太久反而會造成腿部的疲勞。一般而言,只要你(你)持之以恆地溜兩個月,下半身的緊實效果便可呈現。 4.避開人多的地方,避免在車多的馬路上溜滑輪,以免發生意外。 5.溜直排輪的地點,最好選擇大型的廣場或公園。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9 Reads)
花旗集團中心(Citigroup Center) 簡介 花旗集團(Citigroup)是當今世界資產規模最大、利潤最多、全球連鎖性最高、業務門類最齊全的金融服務集團。它是由花旗公司與旅行者集團於1998年合併而成、並於同期換牌上市的。 花旗集團中心是紐約市最雄偉的摩天大樓之一。它以279米的高度、獨特的45度屋頂,聳立於城市天際線。中心包含59 層,3百萬平方英尺(120,000 m.) 的辦公室。 從大廈的頂部的45 度角度意欲包含太陽能版提供能量,但這個構想已遭到放棄。 地點原先是1862年建立的 St. Peter's Evangelical Luther Church。1905年教會搬遷至第54 街和 Lexington 大道的地點。 在1970年,St. Peter授權委託售出的教會地點被計畫建設為十字型的復合體。這幢新大廈將成為花旗集團的中心。 教會售予花旗集團空中權,花旗集團中心建築在教會的上方。教會想保留在十字路口原址新的發展。新的大廈建築在4支35米的圓柱上方,每支圓柱位於大樓每一面的中央。 如此便允許角落自由而大廈懸空在教會之上。如此的改變在建築期間導致了架構不可靠的完成品。主要工程師沒有預防風力同時在大廈懸牆的兩面活動。如果如同颶風速度的風擊中大廈45度角的部份,可能會導致災難性的悲劇發生。在風洞實驗中可使花旗集團中心大廈的強勁風速在紐約約16年形成一次。為了解決由聯接造成的問題,日以繼夜的閂上合金板材焊接所有的聯接。安置於大廈上面的諧調質量阻尼器(tuned damper mass)有助於大廈的穩定。這台諧調質量阻尼器重400公頓和體積255立方英尺(7立方米)。這將減少由風所造成的移動的50%。 建築設計 花旗集團中心位於列剋星敦林蔭大道和53大街的交叉口。是美國紐約新一代摩天樓代表作之一,在功能上,該建築包括第一花旗銀行使用的高層辦公大樓,教堂,帶中庭的多層零售商店,餐館和一個綠化庭院廣場。在休閒等需要,還可盡情享受中庭的「共享空間」。該中心極具特點的是,其基座是用四根抗風架構方柱體架起,使建築凌駕於街道平面上,形成了一個高碩開敞流動的城市型空間,富有創造性和現代感。首先,花旗集團中心獨特的建築外觀引起了人們對現代城市的興趣和認同。其次,花旗中心內部的設施和功能滿足了人們豐富多彩的城市生活需要,將這二者結合起來的關鍵是要準確把握人們的生活習慣,進而做出合理的功能組合設計。 花旗集團中心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紐約最成功的設計方案之一,它給曼哈頓市中心帶來了新的氣息,那裡以前都是常見卻非常大的路德教會教堂。它為人們創造了一個新型的室內廣場,在多層都建有商店、餐館和作秀場所。 紐約建築評論專家、帕森斯設計學校的校長保羅·高德伯格最近表達了他對這個建築的感受。他說:「上個世紀70年代紐約最重要的建築就是花旗中心,不僅是它一流的讓人難以忘懷的外形,更是因為它根本地與城市的結合。」如今花旗中心這個914英尺的摩天大樓的坡度樓頂已經成為紐約這個城市的地平線,高德伯格的評價可以說毫不誇張:「它像一條線,已經紡進了這個城市的經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