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舒伯特委婉的小夜曲,似一縷清香漂浮在房間的所有角落,我慵懶地翻閱著《宋詞》。手機又響起了短信鈴聲。 自打那位神通廣大的朋友,幫我花大價錢買了這個尾號是5257的手機號以來,幾乎每一天,我都會在相同的時間,收到一條來自同一部手機的短信。 短信的問候總是那樣的溫馨。情深意切的傾述,表達著只有戀人才有的思念之苦。就連瑣碎事情的訴說,也透著綿綿的情意。短信中的語氣歡快、溫柔,用語優雅、準確。 從短信的內容和語言,我看得出,發短信的人是一位大學即將畢業的年輕女孩。 在收到她的第一條短信的那個晚上,我一方面暗自發笑,這麼私密的短息也能發錯,這該是一個何等粗心大意的女孩呢?另一方面,我的內心也未免充滿了諸多的好奇。 我這樣回復了她的短信:“小姑娘,麻煩你發短信先看清號碼,免得浪費了你的柔情蜜意呦!” 然而,奇怪的是,充滿情意的短信還是按時照發不誤。 那就任由她發吧,畢竟在每天晚上,一邊欣賞優雅的音樂,一邊看著女孩子發來的情愛短信,對於我這個"奔三"的單身大男孩來說,至少不是件很糟的事情。 久而久之,我似乎已經習慣了她的短信。 有一天,我的手機忽然收到了約我去與她見面的邀請短信。 懷著頗為複雜的心情,我如約來到了電話裡說的那個咖啡店。 我用眼睛掃遍了咖啡店裡每一個角落,除了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子在喝咖啡之外,並沒有見到任何女人的身影。 當我正要轉身離開時,那位唯一的咖啡客卻站起身來。 “您的手機後四位號碼是5257嗎”? “是,您是?” “我就是約您的那個人”。 難道就是眼前這個五大三粗的老男人,每天準時給我發那些情意綿綿的短信?我頓時噁心得要吐,玩笑開得太大了吧! 他看出了我的不解與憤怒:“小伙子,別急。那個一直給您發短信的姑娘是我的女兒。” “那個5257的號碼,曾經是我女兒男朋友的手機號,那是他為了紀念跟我女兒戀愛三週年花高價買的號碼,說那是他的誓言。” “不幸的是,後來他卻因為車禍,撇下我的女兒走了------。而我那癡情的女兒,卻從此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整天呆在房間裡,一遍又一遍地翻看著那些映照著他倆三年快樂戀情的照片。到了晚上,她就會按照他倆三年來的習慣,給他發一條短信,然後才能安然入睡。至於這個5257的號碼,是怎麼到了你的手裡已經不重要了。” 聽女孩父親說完事情的始末,我唏噓不已。而他接下來的話更讓我驚訝。 “我今天之所以請您來,一方面是向您說明情況,為我女兒給您帶來的麻煩向您道歉。另一方面,我也想請您幫個忙。麻煩您接到她的短信後,不再以沉默相對,您是否可以這樣------” “那樣是不是對她太殘酷了?”我聽完他的話,有所不解地問道。 “我已經為女兒請了台灣最有名的心理學家張教授,為她做治療。我求您這樣做,對她的治療是有利的,希望能幫忙。” 面對這樣用心良苦的父親,我選擇了承諾。 從那天起,我依舊每天接收女孩發來的短信。所不同的是,我開始回復她。當然,內容都是對她洋溢在短信之中的柔情蜜意加以果斷回絕,編織著各種胡說八道的理由,明確的告訴她:我要與她分手。 而此後每個寧靜的夜晚,我都要含著眼淚看她的短信,接受這個癡情女孩憤怒的責問、聲淚俱下的哀求、甚至是無情的咒罵。 無論於我還是於她,這該是何等的殘酷!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我誠實地履行著自己對女孩父親的承諾。 終於,女孩的短信漸漸的開始減少。直到後來,我沒有了她的短信。 而此時的我,卻有一種惘然若失的感覺。那個女孩現在究竟怎樣了呢?一種莫名的思念,開始糾結在我的心頭。 為了妥當起見,我專門買了一張SIM卡,用這個新的號碼,忐忑地給她打了一個電話。 我聽到的卻是:這個號碼已經停機。 夜依然是那樣的寧靜,飄蕩在房間裡的舒伯特小夜曲,似乎在詮釋著什麼叫寂寞。除了品嚐寂寞,今夜的我還能做什麼呢?(完) 文章來源:玩學堂的BLOG |雕刻幸福時光 | 心 齋 |Dadawa的BLOG | 天津譚汝為BLOG |“靜”觀其變 | 老徐的BLOG |袁啟清的BLOG | 唯有火硝的BLOG |游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