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6 Reads)
葉子在說話,輕輕訴說:風多麼無情的掠過… 街道旁的人群沒有察覺它的執著…飄落的回憶慢慢在散播 要多久…才能褪去這淡黃色的泡沫。 樹難言,長長久久,拖拖欠欠… 風太粘,冷冷清清,記憶翩翩… 雨太淺,想想唸唸,葉在擱淺。 甩不開的一個忘字,要多久… 擱不下的一個放字,要多久… 抹不去的一個淡字,要多久… 它只用秋天的灰色默默掩蓋這結果…不能說的秘密有太多 樹沒有太多的言語,只是藉著秋風綿力輕輕的鬥了斗身體,送它離開了自己 在這個秋末的雨季 抓不住枝尖與地面的距離…就讓它被晚風帶走 不知,飄像哪裡… 時間悶不吭聲的看世人如何掙脫命運的懷抱,走自己的每一段距離… 走到江邊想散散自己嘈雜情緒,江面倒影著模糊的臉…低落麻痺了自己。 散漫的腳步游來游去,徘徊的心跳藏著多少秘密 走走走,不能停在這裡…走出這片灰暗的森林。 聽,這江面反覆的在唱,渴望來一場大雨讓它成長 聽,這風也在呼嘯的倔強,趕走在人間遊蕩的迷茫與彷徨。 默靜的草叢裡散發花的香氣,輕輕的吸到身體,它似乎也在幫我驅散這種頹廢的麻痺… 深呼吸,我要走出這泥濘的沼澤裡。 轉身離開,落葉已不在期待…時間沒有刻意的再去安排 當時間把黃昏悄悄的帶來…黑夜便讓晚風把落葉帶著輕輕的離開… 看著,看著,好似美麗的一場意外…有點傷感,有點空白… 只剩下飄落殘留的痕跡,等待風沙來吹散它的無奈。 當雨來了,就讓雨點帶著它慢慢深埋,泥土最深的地帶,不留下任何腳印悄然離開。 秋天的故事不要說太多,季節早就預言了這灰色的結果 沉浸太久的的書本靜靜的躺在那裡…想,它知道我要一點點的時間來緩解凌亂的思緒… 喜歡看黑夜的星空,有種奧妙感覺!讓人領悟,讓人參透… 迷漫的黑夜有種獨特的美 夜沉默,星星努力的閃爍…黑夜與白天存在著什麼…不說太多…月光朦朧了結果。 夜,是最迷茫的…像一個沒有出路夢,擔心會不會有一米陽光找到一個希望的出口。 夜,是最彷徨的…像一個谷底…渴望在那頂端會不會有人聽的到那嘶聲的吶喊。 夜,也是最清醒的…當迷茫彷徨與凌亂的心相互糾結廝殺的時候…清醒是最重要的。 仰望星空,一道明媚,一絲憂傷,一屢朦朧,一點惆悵… 星星,從不曾許諾給黑夜…只是默默的努力閃爍… 月亮女神,所有巨蟹的守護神,用你朦朧的月光賣力的為巨蟹掃掉所有陰霾…直到天亮。 感受那一點點燃燒的力量…讓心跳頑強奔跑生命線上,支撐我們不在輕易的跌倒路旁。 忍不住的又拿筆來記錄我走過的每一段距離,筆尖遊走我寫的每一段情緒。 是不是當命運靠近的時候,那所有些些都要廉價的轉讓… 如同落葉般的困擾,追逐那枝頭的髮梢… 想笑,這時間,這命運… 我們竟然拿它來做了一條捆綁自己的腳鐐,何不劈開它的鏈條,走自己的路,那才是種味道… 幡然醒悟,看到空間裡面全都是情情愛愛的轉帳,虛幻空想的迷茫都被這樣拉長 是不是該取點時間好好想想,把它荒廢了在什麼地方。虛幻的世界回到真初的地方 沉重的腳步隨帶點彷徨,那班駁的路上何來不遇風霜…赤子的心如日如陽何畏懼那寒風打在身上 有時候想想生活其實很簡單 就像我們夾在指尖的筆…人或許就像是一張宣紙,怎樣去畫,怎樣去寫…欲行越思吧。 不在乎它是否價值連城,只在乎它是否能體現價值,觸感旁人。 一盞燈,一杯茶,一個停不了的鐘, 茶杯裡,不在記,純淨的水來清澈自己 葉子落,秋已過,凌亂的心不要想太多… 秋已末,冬在說,後面的春天等著我。 斑駁路,走幾坡,富也好,平也過,走出一個真是的我! 走出一個真實的你們!

| 3rd Apr 2013 | 一般 | (5 Reads)
如果說,葉子的離去是風的追求,那麼,葉子最終的飄零真的是因為它不愛大樹嗎?如果說,葉子的離去是大樹的不挽留,那麼,葉子最後的凋落真的是因為它孤單而隨風嗎?然而,葉子的心事又有誰真的能讀懂? 曾經有人說過,葉子的離去,是因為風的追求。風吹過,奪走了花的芳香,難道芳香的遠溢也是因為風的多情追求嗎?不,我不相信事實如此,至少我不相信她是如此被追求而去的。她的離去,是誰的追求?我獨自站在回憶的路口,捧著秋天受傷的玫瑰想起在風中如落葉飄走的她。 兩年前的初秋,在午後的小山丘上,一個快樂如花的女孩,靜靜地在落葉叢裡把凋零的葉子拾起。她安靜的臉上,如秋水一樣平靜。遠遠地看著她,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美麗畫卷,在瑟瑟秋風的吹拂中,變成一幅沒有盡頭的仙女圖。 她走在秋風蕭瑟、落葉紛紛的山坡上,將落在地上的葉子一片片拾起。在夕陽暖暖的夢裡,她說,她在撿起大樹孤單的心事。那每一張細小的落葉,都是脆弱的靈魂,需要被呵護。我看著她手中那張黃褐色的葉子,那、真的是大樹的孤單心事嗎? 看到我臉上錯愕的表情,她表示不滿意地順手選了一張葉子別在發間。她微笑地問我,是否好看。我點了點頭,其實美的只是她,與葉子無關。她卻說,你不要看我,我想問你,大樹的情人美不美!我詫異著,為何一張簡單的葉子在她聖潔的靈魂裡,會變得那麼有地位! 她說,親愛的,落葉走了,是因為風執意的拉扯,不是葉子的依隨。看著隨風飄零的葉子,思憶著她的話,那風,那葉子,似乎都只是一場季節的夢。她是個安靜的女生,也如葉子一樣有著只有細心人才能讀懂的心事。 時光靜靜地在指間滑落,不知不覺已到深秋。每天陪著她上山看落葉飄舞,似乎已經成為每天的必修課。有一天,她拿起一張較大的葉子,然後問我是否能解開這張葉子的心事。我說,我不是你,我解不出來。聽完我的話,她笑了,但那笑很憂鬱。她的表情明顯地發生了變化,我以為她只是在責怪我。但我卻一直都不知道,原來有心事的不是葉子,而是像葉子的她,一片將要在秋末飄走的葉子。 一個偶然的機會,去了她家,迎接我的伯母臉上再也沒有往日的歡笑。她說她的女兒患了絕症,每天上山的她只是想要知道,落葉飄遠後大樹會有多麼難過,多麼牽掛。那一瞬間我恍若夢醒,原來我也是那棵即將要失去葉子的大樹。 再次和她走到山上,無名的傷感籠罩在我的心上。在這個本來就悲慼的秋,我莫名地感到絕望和難過。她指著我的鼻尖對我說:作為一個男生,要懂得時刻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許失去陽光的臉龐。她看了看眼前高高的大樹,然後繼續對我說:大樹很堅強,儘管葉子全然凋落,也依然聳立在天宇之間。聽完她的話,我笑了,但我知道那一定比哭還難看。 …… 秋深了,命運始終沒有給我們開玩笑,讓人撕心裂肺的離別始終沒有給我們任何奇跡。醫生拿著“搶救無效”幾個字跟我說,他已經盡力。可笑的是他的盡力,讓我永遠地失去了那片愛笑的葉子。她走了,我還是不知道葉子的凋零是為了什麼,我一直沒問她,她一直沒說答案。我走在山上尋找她的身影,然而除了一地孤殘的落葉,什麼也沒有。 兩年後偶然一夜的夢裡,她安然地望著樹上的葉子,輕聲地對我說:“葉子的離去,不是因為風的追求,不是因為樹的不挽留,而是難以逃脫的宿命。”我看著她憂鬱的眼神,讀懂了落葉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