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7th Jan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今夜,碎雨又無情地在敲打著寒窗,給這樣的一個安靜的冬夜,又多添了一絲寒意。都說,天下雨了,只是雲兒哭了,想到這話時,我淡淡地笑了,像是有什麼從我心間抽過,卻忘了什麼叫疼,呵。蝴蝶終於飛過了滄海。   沒有人知道它有多麼的疲倦,沒有誰在意它有多麼的委屈,幾乎耗盡了它的一生,去越過那片滄海,是的,它甘願就這麼忘記它的從前,它必須努力地還它一片天空,一種跋涉後的疲倦,一種蛻變後的重生,而這一切,已經與愛無關。   小小的翅膀載不動太多的傷痕,小小的世界藏不下太多的虛假,於是,它只能如此的義無返顧,就像飛蛾撲火般地飛向了那片滄海,還一個絕美的微笑給自己,當它重新甦醒過來時,那已經是只蛻變了的蝶,已與從前無關。   風停雨住了,天總是蔚藍的。呵……